首页 古代史 可转债 观影 全媒体 兵器库 广场舞 寰球 讯练营 优车 有约

你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兵器库 >

    【赤子文苑】丁双林散文浏览`野菜|玉兰



   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5-23 00:33   作者:admin  来源:blog

    丁双林散文浏览

    野菜飘香的日子

    立春一过,履历了东风的吹拂、小雨的浸润,柳树下、河岸边、田埂上、菜畦旁、岗地里,都长出了一棵棵鲜嫩的披发着清香的野菜。瘦小的容貌,一如清贫的农家少年,在地盘上默默地发展着,凉风发抖它们的叶子,披发着淡淡的清苦味儿。

    野菜种类许多,人们最爱慕的要数地米菜、穆荠棵、马齿菜、野苋菜、灰灰菜等。儿时放学回家,我和姐姐经常跟小同伴们一起,拿了铲刀,挎上菜篮,到河滨欢畅地挖野菜。我们在野菜地边儿深深地呼吸着空气中弥漫着的花香,麦苗儿和野菜的清香,让人心旷神怡。影象中,野菜出格多,纷歧会儿我们就各自挖满一大筐,光着脚丫在绿毯般的草地上疯玩起来。

    落日西下,将整个旷野映照得格外迷人,不远处的水面上波光粼粼,泛着金色光线,一群群鸭子在池塘里戏水浮游,将金色的池水拍打成满池的碎金。河滨的垂柳顺着微风婆娑起舞,鸟儿的啾啾声和几头水牛的哞哞清唱,好像在给我们演奏一曲美好的田园交响乐,在大自然的度量里,真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快乐轻松和愉悦。

    母亲收工后,将我们挖的野菜去根洗净或炒一大钵子作咽饭菜,或者煮熟凉拌着吃,或将野菜剁碎放上面和些碎米面做成野菜粑粑和野菜烙饼,烙饼带着淡淡的苦涩,粑粑却异常清香适口。有时还将野菜剁碎放上豆腐、鸡蛋、碎粉条儿包饺子煮着吃,薄薄的饺子皮儿隐隐地透着翠玉一般的绿,野菜那特殊的香味使我们回味无穷。

    野菜险些贯串了我整个童年。谁人时期,野菜对于我们这个孩子多、劳力少的家庭来说,仅仅是补助口粮罢了,也底子不知道它们有什么营养、药用价值。一晃二十多年已往了,那些已从我们饮食糊口中消失的野菜,如今从头被人们所认识,野菜能减肥、美容、药用,使得这不起眼的野菜身价倍增,成了“抢手货”。城里很多人在正月十五或阴历二月二,用地米菜包饺子或用地米菜作馅儿做馒头。可见,野菜已在人们糊口中占有举足轻重的位置,一些讲求美食的人们,还采纳炒、蒸、煮、烙、炸等各类方法,把野菜做得色香味俱,吃起来让人满口生津。

    本年正月,我在一亲戚家做客,吃到了用地菜包的饺子,我好像又回到儿时吃野菜的日子,只是今是昨非,两种表情大相径庭而已。

    想念那株白玉兰

    机关家眷院里,有一棵高峻挺拔的白玉兰,它正好长在窗前,我常常坐在窗前,与树对视。

    冬去春来,当温柔的东风在广袤的田野里起舞时,最先获知春的动静的玉兰花来不及叫醒芽叶儿,便朴素大方的浅笑绽放在枝头,立于湿淋淋的春里,成为院里一道奇特的风光。

    我常立足在玉兰树下,我惊诧它在没有树叶供应的养份下为什么会开得如此辉煌光耀,皎洁无瑕。仰脸细看,玉兰花俭朴而不娇艳,皎洁而不扎眼。此时,我便会让心灵溶入这春色里,休憩于这株玉兰树上,与玉兰一起洗浴着向阳,寻找光亮与但愿,配合拥有那份温馨与娴静,我的愁绪和苦闷也会透过玉兰花纷纷扬扬地散开去。

    如同好景不常,渐渐地玉兰花有些枯萎了,它们慷慨地从枝头飘落下来,为片片嫩绿的树叶提供足够的生长空间,树在阳光下朝气勃勃,绿色的血液在叶脉里默默涌动。一位哲人说:艰深的工具能闪光,我相信树的静默,必然雷同人的深沉,在特定的情况里,能闪射出如言语如思想般的英华。每当月光静静地泻在孤傲的树上,洁白的银光在翠叶上闪闪烁烁,我总以为那并不是月的光华,而是树的魂灵。轻风吹拂,树在风中哗哗作响,如同知交的友人与我喁喁而谈。绵绵的雨夜里,推开窗门,听那“嘀哒、嘀哒”的细雨落在玉兰树上的声音,这曼妙的天籁之音既有雨打芭蕉的风情,也有雨落梧桐的意境;也看玉兰在路灯照射下熠熠闪光的树叶,清香的兰魂,便坐于玉兰的枝头,站在雨中享尽极尽描摹的爱意,我用一双真诚的眼睛凝视着它,而玉兰树也在风雨中向我真诚地眨着眼睛。人同自然的相同,有时恰如人与人之间的默契,相互真诚就够了。树在我凝望的眼里一直绿意盎然地生长着。

    然而丹桂飘香之后,镇院里要砌盖家眷楼,那天,我因事下了乡,回来后我发明窗前独一的风光忽然消失了,玉兰树已被民工锯成几截,连树蔸也被挖起来了,我愣愣在站在哪里,像有人偷走了我多年的心爱之物,心里难熬至极,感应一片空荡荡的失落。

    一段尘土飞扬的时日之后,树站立过的处所耸立起一幢崭新的楼房,接着,我又搬到楼房后面的一套屋子里,心中总恋恋不舍那棵玉兰树。我常独自站在楼房的夹缝里怀想远去的树,树的枝叶婆娑温柔地给过我安谧和安详。

    如今,我的眼前是一堵高高的楼墙,盖住了视线和阳光,表情时常受到压抑,浮燥的魂灵也无处逃避。我真但愿:洁白的月光能变幻成一泓神奇而又圣洁的生命之水,我将用它寻找曾前的那株玉兰树的魂灵,同时我真想再烂醉陶醉一次,长梦一回那有玉兰树的日子。




    上一篇:【汗青星空】从后人题诗来看董仲舒|董仲舒|江都

    下一篇:区块 骗子_【防骗】“满星云”资金盘死灰复燃 变身MUI传销币1
  • Copyright © 1998 -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
  • 官方微信
  • 带你每天
  • " 动 "
  • 起来!